★特傳冰漾同人

★架空設定

★動物擬人設定

★OOC注意

 

♫白狐冰炎*小白兔褚冥漾

 

如果以上都可接受~那就往下看吧:3

 

 

 

-------------------------------我是分隔線----------------------------------

 

褚冥漾在家裡當了兩個禮拜的乖寶寶後,這一天他又耐不住寂寞想要偷跑出門了。因為有以往的經驗,因此他在家裡的人都出門後,很巧妙的避過了隔壁千冬歲、喵喵等人的眼線,順利的再次出門玩耍了。

 

這次的他雖然依舊對森林裡的一切事物感到興奮,但在他的潛意識裡,其實他是想要再見到一次那天救了他的白狐,那個大家口中,森林裡最強的男人。

 

漾漾對於此其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因為他知道他很忙,一定沒有時間到處跑,但他就是抱著絲絲的僥倖,希望那唯一的奇蹟出現。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想見到他,他思考過卻沒有想出答案,後來索性不想了。反正他就是想和他親近嘛!

 

 

 

他今天走的路線和上次一樣,不過雖然有前次的記憶,我們漾漾小朋友的迷糊是不會有所改變的。出門大約才十分鐘,漾漾再次華麗的迷路了。

 

漾漾迷路的經驗很多,但是每一次一迷路他就會開始慌亂地到處亂走,再加上天生自帶的衰運體質,上一次因此而被捕獸夾夾到,這一次,他掉到了獵人挖好的地洞裡了。

 

 

 

「啊!好痛!誰來救救我…。」當褚冥漾四處逃竄的時候,他落入了獵人設下的陷阱裡。

 

地洞十分的黑暗,除了依靠頭頂上洞口照下的陽光,漾漾無法看到任何東西。或許是因為地洞已經挖好很久又無人來查看,荒蕪的地洞淪為爬蟲類動物的棲息地,雖然同為小動物,但漾漾平時就十分怕這些軟軟的蟲子,他盡可能的將自己縮成一團,為的就是不要碰到這些另他懼怕的小蟲。

 

除此之外,再加上森林午後常見的陣雨,使的稍微密閉的空間因濕氣無法消散而顯得寒冷。在這樣的環境下,只會讓恐懼無限放大,本來就膽小的褚冥漾現在已經嚇到不斷的顫抖了。

 

「嗚…嗚…,誰可以來救我,我好怕…。」摔下的同時,漾漾不小心扭到腳踝,只要動一下腳就痛得不行,更何況地洞的深度頗深,單靠他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上不去,他只能無助的哭喊。但兔子的聲音本來就小,他又太過害怕,這樣的聲音若不是有人特別注意,根本就不會有人聽見。

 

第一次,漾漾覺得自己竟然離死亡這麼近,如果自己沒有亂跑也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為什麼自己這麼不聽話,硬要跑出來,現在,還有誰可以來救自己…。

 

突然,頭頂僅存的微弱光影消失,漾漾順勢抬頭一看,對上的是他這些天來心心念念的那張臉。

 

再一次見面,已經沒有絲毫對肉食性動物的恐懼,有的是在徬徨無住時適時注入的心安。

 

「傷到了?」冷冷的一句話,漾漾卻從其中聽出了些許溫暖。

 

「冰炎?」漾漾小聲的喚了一聲,想要確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幻影。

 

「嗯…。你往旁邊靠一點,我下去。」白狐嗯了一聲回答了漾漾的提問,等不到小白兔的回答,讓沒什麼耐心的白狐決定直接下去查看。

 

咻的一聲,原先還在洞頂的白狐已經來到漾漾身邊,速度快的漾漾瞬間呆傻了。眼中還有剛剛因恐懼和疼痛而產生的淚水,搭上現在睜大的雙眼要說多惹人愛就有多惹人愛。

 

颯彌亞的心中忽然冒出了「真可愛」的想法。這是他第一次有這種想法出現,因此當他意識到的時候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曾幾何時,自己竟然也會有這麼感性的想法出現,他雖然感到驚訝,卻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情緒,依舊是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小兔子。

 

「嗚…好痛!」趁著小兔子愣神的時候,颯彌亞伸手查看漾漾的腿傷,不過手才剛碰到傷處,漾漾就痛的大叫。

 

「忍著點,我看一下。」颯彌亞蹲低身子,將漾漾受傷的腳放到自己腿上,伸手壓了壓,眉頭不意察覺的皺了一下。

 

「你扭到腳了,還好沒有很嚴重,我先帶你上去,等等幫你包紮一下。」颯彌亞話一說完,就用雙手將漾漾抱起。

 

咻的一下,就像他剛剛下來一樣,瞬間漾漾已經回到了平地。

 

「啊!」突然被人抱起讓漾漾發出一聲驚呼,更因為怕掉下去而下意識的環住颯彌亞的脖子,等他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整個人埋在颯彌亞的懷裡了。

 

「對不起。」漾漾害羞的臉都紅了,連忙道歉。

 

「沒事,你在這邊等一下,我去拿個藥來幫你包紮,不要再亂跑了。」颯彌亞低聲交代小白兔後,就轉身離開了。

 

待白狐的背影完全消失後,褚冥漾才回過神來,但一回想起剛剛的場面就又馬上紅了臉。

 

「他剛剛抱我了!他的味道好香,好喜歡。天呀!我竟然被他抱了!」漾漾現在整個人呈現迷妹狀態,心中滿腔的興奮幾乎要將他淹沒,連腳上的疼痛似乎也因此好了許多。

 

 

 

而轉身離開的颯彌亞又在想什麼呢?

 

他只覺得今天的自己怎麼又反常了,連續兩次的幫助人,而且還是同一個人,這完全不是他平常會做的事呀。

 

他的原則是不管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更別說是幫助和自己八竿子打不著的小動物,可是事實就是,自己真的這麼做了。

 

無法反駁的,當他看到小白兔落入地洞的時候,當下雖然翻了一下白眼鄙視了小白兔的呆蠢,但隨之而來的緊張是不可忽視的。他那個時候產生的情緒,是擔心。

 

接著又聽到小兔子微弱地幾乎聽不見的呼痛聲以及帶有恐懼的哭聲,就徹底地讓他無法坐視不管了。快速地來到洞口,迎上小兔子楚楚可憐的眼神,轉眼間他已經下去將小兔子帶上來了。

 

剛好這個地方離自己家不遠,將小兔子安置好之後他就快速的回到家取了藥準備趕緊回去,天知道這隻呆蠢的兔子又會做出什麼事,為了防止再有意外發生,他一刻都不敢耽誤。

 

其實漾漾的腿傷在颯彌亞眼中看來並不嚴重,但他知道不能以自己的想法來衡量,畢竟對方和自己的差距是那麼的大。

 

話說,原來小兔子抱起來的感覺是這樣呀!他以前一直很不喜歡小動物,因為他覺得他們太弱小了,像是一碰就會壞掉。但這隻他才見過兩次面的小兔子顛覆了他的觀點,懷中的他軟嫩軟嫩的,觸感十分好,縈繞在鼻尖的氣味也不會讓他反感,這樣的感覺,似乎還不錯。

 

 

 

當颯彌亞再次回來的時候漾漾已經平復好自己的情緒了,他乖乖的待在原處等著,只是因為腿上的傷而不時難受的動了動身體。

 

「腳給我,會有點痛,忍一下就好。」

 

「嗯…。」漾漾乖乖的點點頭。

 

其實漾漾是很怕痛的,但今天他一點也不害怕,因為眼前的白狐帶給他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颯彌亞的動作十分流利,不一會就幫漾漾包紮好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現在不適合走動。」看著面前乖巧的兔子,颯彌亞決定好人做到底,而這個決定,又再一次的打破自己的原則。

 

漾漾原先是不想再麻煩颯彌亞,但他也清楚自己的情況,衡量了一下後,乖巧的報出自己家的位子,然後就任由颯彌亞再次將他抱起,帶他回家。

 

再一次的懷抱並沒有讓他習慣,他的臉依舊紅了。

 

 

 

颯彌亞將褚冥漾帶回離他家不遠的地方,放下他,轉身就準備離開,畢竟因為自己的身分,不適合出現在太多人面前。

 

「那個,今天謝謝你。還有,我叫褚冥漾。」在颯彌亞準備離開前,漾漾終於鼓起勇氣和白狐說話。

 

「…颯彌亞。你可以,叫我『亞』。」停了一下了,白狐才給了回應,接著,他沒有再看他一眼,轉頭瀟灑的離去了。

 

「亞…。」褚冥漾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才發現,他們交換名字了!

 

「他說我可以叫他『亞』,這樣是不是就代表我們是朋友了呢?」得到白狐名字的漾漾很開心。

 

在他的認知裡,能夠互換名字就是親近的表現,尤其自己又獲得白狐的允許可以喊他這個怎麼聽都很特別的名字,這樣看來,他們彼此間的感情好像向前進了一步了。

 

雖然代價是他又受傷了…。

 

 

 

 

 

他為了他又一次的破壞原則,卻還是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迷樣的情緒經過剛剛那一齣後,更加的濃厚。

 

這一章在寫感情~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無法好好的把他明確寫出來><

感覺好像還是少了點什麼

之後應該還會再修~把它改的順一點~

大家有建議就留言給我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玥櫻 的頭像
玥櫻

~玥櫻~

玥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