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同人

★架空設定

★動物擬人設定

★OOC注意

 

♫白狐冰炎*小白兔褚冥漾

 

如果以上都可接受~那就往下看吧:3

 

 

 

-------------------------------我是分隔線----------------------------------

 

在漾漾一夥人離開後,休息夠的灰狼也離開了,他如一陣風般奔跑,直向森林的深處跑去。

 

這匹灰狼不是別人,他是夏碎,颯彌亞身邊赫赫有名的好友兼部下,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遇到什麼困難也都一起面對。雖說兩人時常鬥嘴,不過實際上感情很好的,也因為有夏碎的幫助,颯彌亞才能夠如此順利的在短短幾年裡站穩腳步,鞏固自己的地位。

 

 

 

夏碎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到了森林的最中心──Atlantis森林裡神樹的所在位子。他身手矯捷的從神樹盤根錯節的樹根中穿過,直接進到神樹的裡面。原來神樹裡別有洞天,是一個中空的空間,因為被外面的樹根擋著,所以除非有人帶領不然絕對不會知道有這個地方。

 

樹洞裡十分整潔,一進樹洞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個書房模樣的空間,這裡擺了兩張桌子,上面堆疊了許多書籍,這裡是颯彌亞以及夏碎辦公討論事情的地方;書房的兩邊分別又有兩扇門,門上都沒有特別的裝飾,這兩間房間分別是颯彌亞以及夏碎的房間。

 

這裡是歷代森林之王的住所,能住在這裡的只有森林之王的直系家人以及其副手。雖說白狐一族歷代都是森林之王,不過為了確保森林之王的王者威嚴,因此真正住在這裡的只有當代的森林之王,若其已婚,其家人也會一起住在這裡,其他的族人則世代居住在森林更為深處的地方,當王者退位後,即由下一任的王者接替搬入。

 

進了樹洞,夏碎直接走向右手邊的房間,進自己的房間洗漱一番出來後,書房裡已經有一個人影坐在那裡了。

 

「睡醒了?」夏碎挑眉看向書桌上那個看似很專注看文件實際上仍沒有清醒的白狐。

 

「嗯。」颯彌亞頭也不抬的回了一聲,抬手指了指旁邊夏碎的位子。

 

「就叫你多休息了,外邊的巡邏有我看著,你就偏偏不放心硬要出去,現在累了吧。」夏碎了然的一屁股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嘴上不自覺的開始抱怨颯彌亞這種搞垮自己身體的作為。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對了,你那邊情況怎麼樣?」颯彌亞揉揉眉間,他剛睡醒總有些低血壓,人有點昏昏的。

 

「森林右側的邊緣地帶有新勢力出現的痕跡,不過他們很小心,沒有找到太多線索,不過我覺得應該是安地爾那邊的,有他的氣息遺留。為了安全起見,我最近會加強那邊的巡邏,但為了防止他們聲東擊西,其他邊界的安全防禦也需要加強了。看來,這陣子我們會很忙。」面對工作,夏碎是很認真的,他將探察到的結果一一回報給颯彌亞,並將自己規劃的處理方案告知他。

 

「這是不可避免的,那些人都不知道在想什麼,總是想著要取得整個森林,也不看看自己有幾兩重,安全防禦的部分你看著辦,要做什麼直接分配下去就好了。」對於好友的信任,讓颯彌亞可以很放心地將工作交給他,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兩人才能夠合作這麼久。

 

「恩,我知道,我晚點就吩咐下去。啊,對了,颯彌亞我今天聽到有趣的事呦!」講完了正事,夏碎開始調侃起颯彌亞。

 

「什麼?」在和正事沒關的話題上,颯彌亞是提不起多大興趣的。

 

「我今天探查完呀,就在森林外圍的樹上休息,剛好樹下有三隻小動物在聊天,要不是聽他們說,我都不知道你這個冷酷無情的人還有另一面呢!」

 

「你在說什麼呀?我怎麼完全聽不懂。」夏碎沒有挑明講,因此讓颯彌亞現在是一頭霧水的狀況。

 

「冰炎你就別裝蒜了,就是那隻小白兔呀!你不是救了他,我記得…他好像叫做漾漾的樣子。」夏碎明白自家友人的個性,終究還是直接點破,不然讓他自己慢慢想,可能一個月都還想不出來。

 

「喔!你說那隻笨兔子喔。」颯彌亞總算是想起來了。

 

「對啦,就是他,不過我覺得他蠻可愛的說。會讓人不自覺地想欺負他。」夏碎壞笑說道,不過他沒說的是,其實他對漾漾旁邊的小松鼠更加有興趣,沒記錯的話,他們好像叫他千冬歲。

 

「呆的可愛吧。」颯彌亞不置可否的表示。

 

「是說你怎麼突然就想救他了,這不符合你的個性呀?」對於這點,夏碎是怎麼想也想不透,颯彌亞平時的個性才沒有這麼見義勇為呢!

 

「可能那天我頭腦出問題吧!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去巡邏了!」說完,颯彌亞就像一陣風一樣不見了。

 

「唉!哪有人這樣的,你給我說清楚。」待夏碎反應過來的時候,眼前哪還有人在,他只能對著看不見颯彌亞背影的門口,弱弱的抱怨了一下。

 

算了,來日方長,他總有一天會弄清楚的!

 

 

 

★★★

 

 

 

快速奔跑出門的颯彌亞,一邊探查森林四周,一邊回想起那天的情景。

 

 

 

當天,也如同今天一樣是個好天氣,太陽很大,但因為有涼風的關係又不會讓人有煩躁感。那天,他一如往常的巡視完森林,想說偶爾在外面休息一下,就找了一個平時不會有人靠近的地方躺下來閉目休息。

 

誰知,他才躺下不久,一陣腳步聲傳來,這讓敏感的他馬上就緊戒了起來。那陣腳步聲不大,但也沒有刻意放輕,颯彌亞盯著腳步聲傳來的方向看過去,姿勢不變,但卻是個可以隨時戰鬥的姿態。站在他現在的位子,就要有面對任何突如其來危險的能力。

 

不久,危險沒有來,反而是等到了一隻小白兔。其實從腳步聲聽來,他就知道向他而來的不是什麼危險,只是為了保險起見,才會有這種反應。

 

那隻小白兔似乎沒有看到他,他正急切的四處打轉,那個樣子看起來,似乎是迷路了。

 

這樣的情景也不少見,調皮的小動物很多,有時候一不小心就會讓自己迷路,就像他面前的這隻小白兔一樣。往常,他是不會多管閒事的,今天,他也打算這麼做。

 

就在他打算繼續休息的時候,他感覺到了一陣視線,抬頭望去,這隻小白兔總算是發現他的存在了。

 

他其實也沒想要做什麼,但或許是自身帶有的威壓太過明顯,讓那隻小兔子不自覺地開始害怕,他看著他逐步慢慢後退,臉上帶著驚恐,雙眼含著淚水,樣子要說多可憐就有多可憐,他似乎還聽到他嘴裡念念有詞地說:不要吃我。

 

突然,一陣突兀的聲音傳出,原來小兔子被捕獸夾夾住了。小動物細皮嫩肉的沒受過苦,這樣的疼痛讓小兔子不斷爭扎,看著這樣的場景,他不知怎麼地就開口道「笨蛋,不要動,你越動只會越痛。」並且起身往那隻兔子的方向走去。

 

小兔子真的很怕他,兔耳不知是因為恐懼還是疼痛而低垂,口中的呢喃更為清楚地傳達到自己的耳裡「不要吃我…,不要吃我。」。他厭煩的嘖了一聲,開口保證自己絕對不會吃他之後小白兔才終於冷靜下來。

 

掏出隨身攜帶的藥品,快速地幫小兔子上了藥,期間,小兔子因為疼痛而倒吸一口氣時,他沒有多說什麼,但難得的放輕了力道並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只是一點皮肉傷,所以也沒花他太多時間。之後,隨口交代了一下小白兔沒事不要亂跑到這裡,他就離開了。

 

 

 

現在想想,自己那天的表現真的蠻反常的,或許真的是因為那隻小白兔太呆了,自己看不下去吧!

 

不過,似乎還有另一種感覺參雜在裡面,但他現在還沒辦法釐清那是什麼。

 

 

 

原來,他叫做漾漾呀!

 

哈囉~大家新年快樂~

過年的時候過太爽,都沒寫稿,現在完蛋了啦qq

下禮拜期末考周,我只能每天寫一點不無小補了

放假後我的肝一定會爆QQ

有考試的大家也加油囉~一起努力0W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玥櫻 的頭像
玥櫻

~玥櫻~

玥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